注册新用户 |  帐号: 密码: 网上投稿 | 广告合作
站内搜索:
              首页  时政要闻  吐鲁番新闻  疆内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媒体聚焦  社会新闻  图片  视频  专题
女性易入邪教原因探析
2017年12月05日 作者:丹林 编辑:段爱新 来源:凯风网

  近年来,女性更容易成为邪教组织成员,一些女性沦为邪教头目玩物的现象引起了人们的高度关注,如“华藏宗门”头目吴泽衡,以“男女双修”为名引诱、胁迫多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韩国“摄理教”的成员大部分都是女大学生,并且数以千计的人员遭到邪教头目郑明锡的性侵。女性为何易成为邪教的俘虏,是值得我们深思的社会问题。来自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的大卫·布罗姆利博士(Dr David Bromley)表示,据统计,女性更喜欢参加宗教聚会且更容易陷入邪教组织。有调查表明,全球起码百分之七十的邪教组织成员为女性。已有一些文章从女性自身特征、特点来对其为何易入邪教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在此,笔者想从女性的特殊生理因素、心理特点以及社会历史原因等几个方面予以简要分析。

  其一,特殊的生理因素。

  女性因具有特殊的生理构造,担负着生儿育女的任务,又有每个月的生理周期,因而容易出现气血不足,身体受其生理特点影响,常常形成一些难以启齿和难以治愈的产后病及妇科疾病,使一些女性深受困扰。在求医无效之后,很容易被宣扬百病包治的邪教欺骗。在笔者所接触到的“法轮功”及“全能神”人员中,不乏这样的女性,她们中有的是因为生孩子落下的难以治愈的顽疾,有的是子宫、卵巢、盆腔等方面的疾病;还有一些“法轮功”女性人员则是因为曾经做过流产,在看了“法轮功”的书籍后,得知这种行为是所谓的“杀生”,“造业”太多,害怕自己受到报应,因而误入“法轮功”中去“消业”,比如,“法轮功”练习者魏女士与我谈起她的练功原因时,就曾说:因为自己曾经做过几次人工流产,以前总听人说做流产对身体和健康不好,后来,练了“法轮功”,才知道这是一种严重的“杀生”行为,在听李洪志讲了“杀生”所导致的后果以后,吓得惊出一身冷汗,十分庆幸自己今生今世遇到了“法轮功”,不然,死后会入“六道轮回”,不知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抱着这样的心态,她在“法轮功”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企图依靠“法轮功”跳出“六道轮回”,永远解脱“人身”的束缚,生生世世不再遭受女身之苦。“法轮功”练习者袁女士,因患有乳腺增生,有人向她宣传“法轮功”能治好她的病,因受暗示,她马上感到增生的肿块儿有所化解,因而对“法轮功”充满了依赖与好奇;还有一名多年不育的女性,学了“大法”之后怀孕了,便认为自己修“大法”后有了“福份”,是“大法”赐给了她一个孩子,因而对“法轮功”百般感激,十分痴迷。生理上的特殊与弱势,成为她们容易走入邪教的一个重要因素。

  其二,心理特点。

  女性较男性而言,也有着比较特殊的心理特点:

  依附心理。在久远的历史发展和深厚的传统心理土壤中,女性的潜意识中往往潜藏着一种深深的依附心理。随着社会的进化与发展,有的女性已经通过积极奋斗跃升成为女强人,而一部分女性的潜意识依然停留在过去的时空。当她们在现实中婚姻不顺、家庭不幸,或者感到自己没有找到理想中的情感及人生依托时,内心就在渴望找到和拥有一种强大的外在力量和支持系统,而邪教的宣传和邪教头目的出现,往往使她们感到惊喜,误以为“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误认为自己将生命连接到了一个强大的支持系统,从此自己仿佛由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从灰姑娘成为了未来的 “公主”。这种依附心理,使她们由自卑变得自信、骄傲与自大,由社会底层不引人注目的女性,一下子成为一个吹得天花乱坠的邪教组织的成员,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崇拜心理。在某种程度上,女性邪教成员更容易产生崇拜心理,尤其是对有着某种迷人之处的邪教头目。一般而言,邪教教主往往具有一些容易引起一些人崇拜心理的特质,比如,“人民圣殿教”的教主琼斯嗓音充满磁性,很是动人; “太阳教”教主大卫·考雷什长着一头深褐色卷发,戴一副金丝边眼镜,文质彬彬,潇洒斯文,迷倒了不少信徒,也确实从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一些教徒心灵上的需求,更容易引起女性信徒的崇拜。

  比如,一些“法轮功”人员还崇拜李洪志“讲法”时口惹悬河地一讲几个小时,认为他的书能“迷倒”那么多人,“影响”那么大,绝对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做到的,在心中将其神秘化和神化,产生崇拜心理;再比如“全能神”人员阎某说,“神话”讲的很多内容都是人类的知识所无法解释的,诸如为什么有南北两极存在?为什么狮子老虎比一般动物少等等,她认为这些现象只有“神话”才能解释清楚,因而对“女基督”十分崇拜。在帮教中运用了大量的综合知识和道理才得以破解她们的症结。

  感性心理。女性邪教成员相对于男性来讲,更偏重于感性认识,容易被邪教组织表面的花里胡哨的吹嘘所迷惑,也特别容易相信那些玄而又玄的道理,而缺乏理性的思考和科学的求证。遇事时容易受到蛊惑而没有独立见解,比如,我接触到的一名女性“全能神”成员,与丈夫感情不好,与公婆的矛盾也很尖锐,内心感到非常痛苦,也十分委屈,对生活充满了怨恨与绝望,当有人给她“传福音”时,说是“神”来拯救她出苦海,她马上被感动得涕泪泗流,当跟我谈起这件事的时候,还痛哭流涕,感情不能自抑。

  女性在感性认识上占上风的另一种表现是脱离邪教组织时,情感上表现得难舍难割。记得一位反邪教志愿者在形容“法轮功”男性成员在脱离“法轮功”时的表现时说道,男性信徒认识到了“法轮功”是邪教,说放下就放下了,就比如手中有一只花瓶,别人告诉他这只花瓶坏了,他看一眼就顺手扔掉了;而女性信徒则不同,你告诉她花瓶坏了,她还低下头来仔细看看,不可能吧?你们是不是骗我?难道真的坏了吗?看到确实坏了,心想:这么好的花瓶,是不是还能把它们拘在一起呢?一看确实拘不到一起了,不得已离开了,还一步三回头地看个没完,恋恋不舍。

  感性至上决定了这些女性信徒容易误入邪教,同时走出邪教却十分困难。

  盲从心理。盲从心理是中国文化中的一种负面现象,是一部分中国人普遍存在的心理,相对于男性而言,女性的盲从心理表现得更为明显。在误入邪教的女性中,很多人对邪教歪理邪说根本就没有经过自己的思考和辨析,而是人云亦云,带有很大的盲目性。其盲目性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看信的人是不是多?一看有一部分人相信,就认为别人相信,肯定有道理,盲目跟风;二是看是不是有学历的人也来信;三是看有一定社会地位和社会影响的人是不是也加入其中;如果是这样,她们就盲从地相信这就是真理,不然的话为什么人家那么高的学历和地位还相信?殊不知,高学历的人不一定高情商,学历高的人也不一定心理健康,不一定具有理性的分辨能力。在我所接触的女性“法轮功”人员中,不少人曾跟我说过:自己一开始也不知道对不对,但看到很多大学生甚至研究生都在信,一些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也相信,从“法轮功”网站上看到国外一些高学历者也很信,就觉得这个功肯定不错,不然的话,自己傻吧,难道这些人都傻吗?当邪教组织蛊惑信徒对抗社会时,她们便一窝蜂地跟从,比如李洪志鼓动弟子去中南海、去天安门时,本来有些人觉得去那里是参与政治,但一看别人去了,唯恐落下自己,便跟风进京。

  这种盲从心理还表现在,一些女性信徒在思想转变时,不是经过自己的独立思考与慎重选择,而是看到别人不练了,自己也写了悔过书;结果别人又说转化错了,她们又稀里糊涂地写了“声明”;回归社会后,又出现了一些“法轮功”的变种,一看有过去的功友在其中,自己也盲目地加入进去。

  跟风、盲从是一些女性信徒的严重心理障碍,这种心理不调整,不仅会影响她们的思想转变,也会长久地影响到她们的生活质量。

  喜欢关注神秘事件。关注神秘事件是女性的一个比较显著的特点,有的女性对神秘事件的关注甚至超过了对现实生活和工作的热情,这些神秘事件包括算命、解梦、看风水,以及UFO、外星人、科学上的未解之谜或者一些灵异传说等,而邪教主在他们的歪理邪说中,往往利用了女性的这个弱点,使其成为邪教的俘虏。

  其三,社会历史原因。

  迷信思想。女性较男性而言,更容易受迷信思想的浸染与影响,容易相信鬼神狐仙之类的传说,对虚幻的神鬼故事抱有幻想,对历史留传下来的糟粕文化和神话传说很感兴趣,这些故事和传说寄托了她们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幻想和精神依赖,而迷信思想正是邪教滋生的土壤。在我接触到的大量邪教痴迷女性中,几乎都具有浓厚的迷信思想,大都在小时候或成长的经历中听老人讲过神仙鬼怪的故事,或者看到过诸如所谓“附体”、“驱鬼”、“因果报应”之类的现象等,在她们的心目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也在她们的意识深处留下了不解之谜,这些迷信思想像一团团沉寂的死灰,在遇到邪教时开始复燃。例如,一位女性“法轮功”痴迷者小时候就经常听老人们讲故事,说地上的大人物都是天上的文曲星、武曲星下世,都是前世安排好的。有一天晚上,她的丈夫因工伤去世,厂里人到她家报丧时,她家的电灯突然熄灭;丈夫去世后,她悲痛欲绝,去找人算命,结果算命先生说她遇上了塌天大祸,她更相信世上存在着看不见摸不着的主宰人的命运的鬼神了。也听有文化的老人讲过老子得道成仙,所以在看到李洪志写道:“老子写了五千言,匆匆西去。”她固执地认为老子真的是得道成仙,因而特别相信李洪志和“法轮功”。

  宗教情结。信仰宗教在我国有着比较久远的历史渊源,在女性邪教受害者中,具有宗教情节的不在少数,比如,有的女性“法轮功”练习者有相信佛教的基础,或者有浓厚的宗教家庭氛围。如“全能神”、“门徒会”女性信众中,不少是由于过去曾经信仰基督教。“全能神”人员王某,从9岁起就跟随信仰基督教的母亲到教堂去礼拜,自己也开始信教。后来,看到教会中的负责人用信徒的捐款买车买房,觉得教会黑暗腐败,因而转信了“全能神”。

  在社会上处于弱势地位。在现代社会,虽然妇女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由于生理及传统偏见等等的影响,使得女性在就业、升迁以及职场竞争中整体上仍然处于弱势境地,在家庭中也常常是家暴的受害者及不幸婚姻的痛苦承受者。当她们遭到不幸、受到歧视时,由于不善沟通,不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也缺少有效的社会支持系统,因而,当有人向她们传播邪教时,她们往往会在邪教团体中找到情感慰籍与精神寄托。例如,我前不久接触到的“全能神”痴迷者王大姐,她走进“全能神”的原因,就是因为婚姻不幸,与丈夫不合,经常吵架生气,导致身体不好,再加上外出打工时也受到歧视,内心觉得极不平衡。后来有人向她传播“全能神”,她说她明白了人的命运,包括婚姻都是神安排好的,心里觉得一下子释然了。她说,在“全能神”圈子里,她感到自己不受歧视,能和这些兄弟姊妹平等相处,心里特别舒服和享受。

  女性邪教受害者有着特殊的经历、特殊的际遇和特殊的心理动因,这需要我们在帮教工作中,细心体会和分析这些特点,深入细致地将思想工作做到她们的心里去,帮助她们走出邪教阴霾,树立自尊自信的生活观念和思想意识,使她们真正成为有思想、有能力、有觉悟、有分辨能力的社会成员。也要针对女性特点,对广大女性同胞进行反邪教警示教育,使其提高防范邪教的意识。

 

精彩推荐

广告业务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吐鲁番零距离

中共吐鲁番市委宣传部主管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丝绸之路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0 www.tlf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13003911号
E-mail:tlfwnet@sina.cn  电话/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