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用户 |  帐号: 密码: 网上投稿 | 广告合作
站内搜索:
              首页  时政要闻  吐鲁番新闻  疆内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媒体聚焦  社会新闻  图片  视频  专题
当前位置:丝绸之路在线 > 公益 > 公益 > 内容阅读
将“无名村”打造成“常州第一村”
2017年10月25日 作者: 编辑:柳江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正在工作的袁洪度。本报记者 李坤晟 摄

  在江苏常州,有位村书记上任9年,村子在他的带领下,一跃成为江苏省的明星村、“常州第一村”。

  但村里人更津津乐道的是,9年来,他“不拿村里一分工资、不抽村里一根烟、不喝村里一两茶”,扶贫济困还倒贴了数百万元。村民们夸他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最称职“服务袁”。

  他就是常州市天宁区郑陆镇牟家村党委书记袁洪度。

  当代“及时雨”

  59岁的袁洪度为村里办事,从来是自己贴钱。

  在当村书记以前,他经营着一家年产值2000万元的企业。为了一心一意当好书记,他把企业交给亲戚打理。因为利润不如当年,袁洪度的妻子没少闹意见。

  作为村里的老干部,村老年协会会长李耀泉说,2009年那次村“两委”换届,有的候选人经济实力比袁洪度更雄厚,但比他无私的,没有。

  “别人可能会更多考虑当村书记对自己企业有哪些好处。他不是。”李耀泉说。

  不论是当村书记之前,还是之后,袁洪度都习惯“自掏腰包”——

  每年传统佳节,他自掏腰包给镇上敬老院和村里的颐养院送猪送鱼送菜送米,送上广州现做上好的月饼;

  村里一位五保户患了癌症进医院,一分钱没有,院长找到袁洪度。袁洪度说,你给他做手术,我结账;

  村民承洪生重病、妻子患癌,袁洪度带头捐款;

  村里有位老人想住进颐养院,但交不起一年8000元的费用,袁洪度还是带头捐款;

  村里葡萄丰收卖不掉,袁洪度亲自打电话包销2000箱;

  ……

  早在2014年,袁洪度各种扶贫帮困捐款,就累计超过了200万元。如果生在宋代,他或许真可以把宋江“及时雨”的名号抢过来。

  跟小说里的宋江不一样的是,袁洪度在意自己有没有公私分明。“我拿自己的钱,村里的钱一分不动。”

  袁洪度说自己是老派人,现在不用担心吃穿,带领村民们一起发展、共同富裕,“让大家都高兴”是应有之义。

  做好事带给袁洪度很强的满足感。他评价自己是活雷锋。

  “第一村”书记

  袁洪度不是一个谦虚的人。

  他对老书记开玩笑,应该早点让自己接班。牟家村今天还不像同在江苏的华西村、蒋巷村那么有名,就是自己没有赶上老前辈们的时代,起步太晚。

  9年之前,袁洪度从老书记手中接过村里的账本,上面只有十几万存款。上任第一年,他至少有60天整夜失眠。

  3年之后,江苏省领导来视察,称赞牟家村“已经很现代化了,不容易。”

  但今天的牟家村人已回想不起2012年的时候村里的模样。年年都有变化,年年都上台阶,这9年来一直在牟家村上演。

  袁洪度是牟家村巨变的总导演。

  他一开始就抓环境改善。上任第一年,宁愿赔钱也要赶走村里两家污染企业——一家粉尘飞扬的铸造厂,一家臭气熏天的化工厂。

  他认为,即便钱袋子鼓起来,但在文化方面跟不上或止步不前,这样的村子难称小康村,村民也不是真正的富,必须走“文化立村”的道路。

  现在的牟家村有自己的村史馆、博物馆、农博馆、跑马场,以及大戏台、篮球场、网球场、门球场等一应俱全的文体公园。

  三层高的村委会大院对面是6层高的拆迁安置房紫星公寓,跟村委会一样,公寓的外墙贴着袁洪度认为喜气的深红瓷砖。

  站在办公室的阳台上,他看着对面的公寓对记者说:“公寓按我要求全部装上电梯,牟家村一切都要高级的。”

  目前,牟家村已形成600亩的工业区、600亩的现代观光休闲农业区、300亩的居民集中生活区,村集体年收入超1000万元。每家每户的门前都装上了路灯,袁洪度将其称为“不夜村”。

  村干部拥护他。近几年在省里市里参会交流,他们报上牟家村的大名,收获的是羡慕和赞叹。

  李耀泉在村里的颐养院里,掰着指头算袁洪度的任期。他相信,只要袁洪度在任,现在的好日子就不会结束。

  作为牟家村的老人,一年花8000元,就能住进村里的颐养院。这座当地远近闻名的颐养院,不仅有厨师负责老人们的一日三餐,连洗衣服、做室内卫生都有工作人员代劳,还配备了专门的医生随时给老人检查身体。

  “他们只需带自己的衣服和牙刷过来。毛巾是发的。现在一年村里要补贴四五十万元。”颐养院院长朱亚萍说。

  李耀泉说,村里给老人们早就买好了保险,加上村里的补贴,他一年分得的各项收入加起来有11000元。自己的退休金可以一分不花就入住颐养院。

  袁洪度的办公室里放着一张观光商业街的效果图。“天宁区将在附近建一个纺织工业园。工业园能聚集人气,牟家村又有一次大发展契机。”袁洪度说。

  荣誉与羊肉汤

  整整9年,家乡按自己手绘的蓝图飞快发展。

  袁洪度踌躇满志。这种成就感让他根本不在乎投入了多少精力、花了多少金钱。

  今天,他说——没有我,就没有牟家村的今天——在牟家村,没人可以反驳。

  如果说,还有什么是袁洪度成功的佐证,那只能是村史馆里陈列的各种荣誉。

  袁洪度不避讳自己对荣誉的追求。他要求每一项国家级的村级荣誉,牟家村都必须争取。

  袁洪度会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对外人坦承,他对荣获江苏省“最美基层干部”“吴仁宝式优秀村书记”的荣誉是多么看重。

  在牟家村村口的牌坊上,正面刻着“全国文明村”“中国休闲旅游自然村”“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等三项称号。硕大的字号,远远地就能看见。牌坊背面则刻着“国家级生态村”“国家级农业现代化试验区”“江苏最具魅力休闲乡村金牌村”。

  当年镇上领导找他接任村书记时,袁洪度很忐忑。他知道,生意做得好,和当好村书记是两码事。

  袁洪度把自己越做越好,归结为爱面子。后来,牟家村每年上一个台阶,袁洪度对自己的能力也越来越有自信。

  “我不要一分钱,但我争取荣誉。这是对我的认可。”袁洪度说。

  村颐养院院长朱亚萍曾告诉记者,袁洪度一直嘱咐她要对颐养院的老人尽心尽职,“书记说老人从旧社会走来,吃了一辈子苦。现在党的政策好,大家生活好起来,要让他们老有所养。”

  “你做这么多好事,尤其是每年给村里的颐养院、镇上的敬老院送这么多东西,也是为了荣誉吗?”记者问。

  袁洪度沉默了半晌,对记者说,小时候家里很穷。隔壁住着一位帮乡邻缝鞋底、做点小买卖的孤老。袁洪度记得,一个大雨天,老人突然叫住不到10岁的自己,请自己吃了一碗羊汤和一根绵羊尾巴。那碗羊汤的味道,他现在还没忘掉。

  “我每次回村看父母,都会去敬老院看望这位老人。直到他离世,我还帮他安排好后事。去敬老院看望老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这习惯一直没有丢掉。我还是一个老派人。”袁洪度说。(记者 李坤晟)

 

精彩推荐

广告业务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吐鲁番零距离

中共吐鲁番市委宣传部主管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丝绸之路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0 www.tlf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13003911号
E-mail:tlfwnet@sina.cn  电话/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