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用户 |  帐号: 密码: 网上投稿 | 广告合作
站内搜索:
              首页  时政要闻  吐鲁番新闻  疆内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媒体聚焦  社会新闻  图片  视频  专题
白天不懂夜的黑
2017年07月11日 作者:黄德艳 编辑:沈玉梅 来源:湘疆援微信公众平台

  吐鲁番的夏季昼长夜短,那漫漫白天长到简直看不到夜的黑。

  早上六点不到太阳升起,晚上十点天才黑透。饶是凯凯陈如何挖空心思在北京时间与新疆作息时间(新疆比北京时间晚两小时)之间跳转腾挪,像旧社会周扒皮一样见缝插针地各种加课加课加加加,仍然有大片的光天化日让新时代的杨白劳去挥霍。

  我们爱上了走路。时常在漫长午后(新疆夏季作息午休到四点半上班)的某个时间段,或结伴或独行,在这个小城四处游走。小城不大,四四方方。哪哪开步走就能到。捷哥用脚步丈量过,即便走对角线两小时可以完成穿越。并且人少(人口密度2.6,长沙700,想想吧),没有人潮汹汹,也没有车流滚滚。优哉游哉地步行,很是惬意。

  最喜欢走葡萄架下。葡萄叶正郁郁勃发,葡萄的小颗粒一串串在枝叶间还不甚分明。一长廊满地斑驳的光影。在光影里走,走完四个大葡萄架,就从城北走到了城南。

  老城路上的巴扎,有我们钟爱的各种干果,我们在这里购买,快递出去。然后踱到美食区,选一家小店坐下,吃两块钱一串的羊肉串,喝两块钱一杯的酸奶。吃几串喝一杯,心满意足,这午后的光阴真是美美的。

  有时走树荫下。沿文化路向西,与高昌路交汇处,是著名的铜锣湾所在地,那里有百货商场有地下商场有电影院。在那儿,我们观看了《摔跤吧,爸爸》。

  由绿洲路向东,与之交汇的是著名的柏孜克里克路。柏孜克里克路又叫广汇路,是南北贯通的交通主干道。各种商铺饭店针灸推拿电信ktv等应有尽有。这是个繁华热闹所在。如果不小心迷路了,可找到这道上来重新定位。

  在午后,在这个安静的小城就这样游走,就像小时候,不爱午睡的小孩,偷偷地溜出去,怀揣着某种窃喜,也有发现的快乐。

  就这样,把这个小城由陌生走到熟悉,由疏离走到入心。

  转角的超市,是我经常买酸奶的地方,出入几次跟老板娘熟得像个街坊;那个弹棉花的铺子,恒哥在那儿买到了价廉物美的被子;隔壁的隔壁,有易哥爱吃的“一头牛”面馆;那个赠送我们自拍杆一根两根三四根的小伙,他的手机店就在新华书店的对面;那个玉石店老板,在我们时常顺路歇脚兼参观时,教我们如何鉴别玉石的成色。

  就这样慢悠悠地走走逛逛,不必担心走多远走多久,因为你能确信的是,无论怎样你都会赶在天黑之前返回。而天好像永远也不会黑下来。

  明白了沙尘暴那天,我坐看街头风云的那份淡定,以及初来乍到就东奔西闯的鲁莽,大概底气都来自于此吧。

  这里一天的开始通常在早上九点,上班的上学的开门营业的,多从容。而且没有堵车没有排队没有远程奔波,外面世界的那种兵荒马乱完全没有。

  一天从容地开始,慢悠悠地结束,这就是传说中慢生活的现实版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我表示我喜欢。呵呵。

  02

  最远的路是从城郊丝绸路上的人才小区起步,走回光明路葡萄架下的商务酒店。

  在援疆食堂吃完晚餐,一人先行,坐上往返接送的车去守晚班。其余的,开步走!

  正是日之夕兮,牛羊下来的时候,白天的酷热已经消散,天气凉爽。

  一路西行,高天流云,万丈霞光,相伴相随。

  而我们最热衷的就是采桑子,那是我们的保留节目。

  沿途桑树不断。我们几乎知道每一棵桑树的位置,知道哪棵树上的桑子最大,哪棵树上的桑子最熟,知道今天应该在哪儿停留。

  一枝枝密密的桑子,我们挑选最大最美最甜的那一颗。有白色的,光泽如玉;有紫色的,色浓如墨。都好吃,入口清甜而绵软。

  当霞光开始暗淡,瞑色渐合的时候,路边葡萄地之外那无比辽阔的大漠荒野,那种平沙茫茫黄入天的苍茫感,让你觉得自己与天地渐趋融合。此时,你能特别真切地感受到天是圆的。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地贴合得有多近有多默契啊。地有多宽,天就有多广;地有多远,天就有多深。他们就这样终日相望相守相随,直到天荒地老。

  而人类,就是他们的孩子。

  那些离天最近的人,该是他们最宠爱的孩子吧。

  我看到了天空那温存的笑意,不由得有些眩晕。

  天黑下来的时候,十点左右,我们历时一个多小时,抵达学校。

  到教室看看,羊儿在山坡上吃草。

  碰到过羊儿提问:老师,桑子好吃吗?引发哄堂大笑。原来,我那吃得满嘴的乌紫很现行哟。

  十二点左右,走回酒店,洗洗睡。黑甜一梦,天又亮了。

  03

  曾经,在很深的夜里,在葡萄架下走。一个长廊接一个长廊地走。

  我感受到夜的温柔,我感受到自己的孤独,我有很深的思念,我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走到地老天荒,走到时间的深处。那时,父母还在;那时的夏夜,有满天的星子,有露水打湿我的枕头;那时,我清楚地知道我是谁,我的家在哪里......

  而今,我能清楚知道的是,那些逝去的人与事,情与景,永远也不会再回来。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来得及好好地告别。

 

精彩推荐

广告业务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吐鲁番零距离

中共吐鲁番市委宣传部主管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丝绸之路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0 www.tlf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13003911号
E-mail:tlfwnet@sina.cn  电话/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