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用户 |  帐号: 密码: 网上投稿 | 广告合作
站内搜索:
              首页  时政要闻  吐鲁番新闻  疆内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媒体聚焦  社会新闻  图片  视频  专题
她的双眸,照我前行
2017年07月11日 作者:黄敏雄 编辑:沈玉梅 来源:湘疆援微信公众平台

  援疆工作一年了,飞机晚点到22点才到家。第二天清晨就迫不及待地驱车去探望母亲。一进门,母亲便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的胖儿子回来了,胖儿子回来了”。我端详着母亲,白发中夹杂着青丝,脸上的皱纹又增添了许多,镜片后面含着晶莹泪花。母亲的手不断地拍打我的后背,嘴里喃喃地念着,我静静地享受着这片刻的爱抚与安宁。母亲那双能够赋予我力量的双眸,给我的人生带来和谐、希望与勇气。

  在我的记忆深处,母亲很少流泪,双眸是深邃的、急切的、坚毅的、慈祥的,让人感觉到生活的坚强与富足。

  上世纪70年代的伊犁市昭苏县兵团军垦农场,我们兄弟姐妹四个,每天傍晚都是在夕阳下,在窗台边做着作业或在房门口玩着泥巴盼望着母亲回来的身影。因为母亲回来,就意味着我们的小肚皮就能够享受到人间美味了。母亲急匆匆的脚步出现了,我们欢声雀跃地围着母亲。这时,最小的妹妹就会撒娇地对母亲说,妈妈,抱抱!此时母亲的双眸会变得非常慈爱,伸出双手,蹲下身子,妹妹骄傲地攀上母亲的肩膀享受公主的待遇。

  母亲见到我们一般都是三句话:作业做完了没有,肚子饿了吧,给兔子打草了没有或者是喂鸡了没有。得到答复后,会欣慰地笑笑:哦!我们家妞妞饿了,妈妈生火做饭去喽!夕阳下母亲每天重复的语言,犹如一曲动人的歌谣萦绕在我们幼小的心田中,我听得清晰,听得了然,伴随着我们一天天长大。

  吃完晚饭,家中又呈现另外一幅场景:父亲依旧在杂物间点着油灯做着铁皮桶、铁皮盆子,通过自己的手艺偷偷挣点钱补贴家用。正房的汽灯下,姐姐与我坐在大桌前做作业,弟弟妹妹在小桌上用蜡笔在纸上画着他们的梦想。母亲在旁边纳着鞋底陪伴着我们,我们沉静在这浓浓的爱意里、知识的海洋中。在头顶上、后背上觉得一阵温暖,是母亲期待的双眸在注视着我们,陪伴着我们;那目光在汽灯的映射下是那样温柔,那样慈祥。我们享受母亲给我们的那份情、那份爱、那份心灵的感应,我们沉醉在这清贫的幸福中,享受着清涩的童年快乐。

  这样幸福的夜晚在我12岁上初中时就戛然而止了。因为种种原因,父母决定让我和姐姐回湖南老家求学,懵懵懂懂的我还不知道为什么要到内地求学时,就已经到了我离开家的时候了。我走的那天是皑皑白雪的冬季,清晨母亲羸弱的身子背着我的行李箱,送我去了车站。一路上母亲一直没有看我,两个人都不说话,连叮嘱的语言都省略了,静默的空气仿佛要爆裂开来。母亲眼睛内似乎噙着泪花,我知道她在拼命忍住内心的不舍,送一个还在父母身边撒娇的孩子单独到几千公里之外去求学,是下了多大的决心。班车还没有开动,她看着我,似在坚毅地告诉我:不要埋怨爸爸妈妈,只有多读书,翅膀硬了,才能使自己人生路走得更平坦、更宽广。母亲的双眸满是寄托、脉脉温情,我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许多,明白了许多……

  我一直不敢多看母亲,班车开动的那一瞬间,靠在座位上的我,想对着母亲大声说:“妈妈,我爱你!”。我倚着车窗,看见渐渐离我远去的兵团农场,那一刻我不禁泪流满面,在泪光中幼小的我开始读懂母亲的双眸……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读懂了母亲双眸的含义。那不但是对孩子严严的爱,更是深深的情,是伴随我们成长的醇醇味道。

  去年赴新疆进行援疆工作时,母亲执意要来送我。客厅里,母亲没有流泪,眼睛红红地注视着我,生怕我马上就要离开似的,双眸中可以看出的她的不舍与留恋。我仿佛透过了她的眼睛看到了她们那一代军垦战士在边疆战天斗地的工作场景。

  我轻轻地拉着母亲已经粗糙的手,不断抚摸她那留下蹉跎岁月的手背;望着母亲的双眸,我们娘俩似乎都在读懂了对方想些什么,她会说,去新疆好好干吧,国家需要你,那也是你施展抱负的广阔天地;家里不用你来操心,母亲也会保重好身体,你的爱人、孩子,妈妈也会经常看的。我要说,妈妈,您吃了一辈子的苦,该是我们做儿女孝敬您的时候了,您的儿子在干天下最有意义的事业,再见了,妈妈,不要伤心,不要流泪,因为伤心、流泪都对您的白内障眼睛治疗不利,我需要的是回来的时候能够看到您清澈光亮的双眸。

  在吐鲁番工作的日日夜夜,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时时想起母亲那双会说话的双眸,她激励着我在工作中不懈怠,不放弃,不停歇。我知道,母亲的双眸依旧在远方为我守候,一直注视着儿子的一点一滴。那双眸,让心中有时动摇的我坚定了援疆的信念与勇气,增加了做好本职工作的信心与力量。那是母亲在高山之颠深情地眺望,那是母亲在湘江之畔悠然的祈盼;她在用心说话,她在用双眸在述说儿子前进中的冲锋号。那给我人生真谛的双眸,伴我增长知识,伴我学会生活,伴我学会生存,伴我迈向人生的灿烂。

  起风了,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沉思间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不孝的儿子,妈妈,您吃了一辈子的苦,这些年你老了,病了,您的双眸已经变得浑浊了,儿子却不能在您身边陪伴着您,这是儿子的缺憾。一个月后,儿子又要回到援疆工作岗位上了,你能爱惜自己的身体,等着我凯旋而归吗? 我会在吐鲁番的每个夜晚回想您的坚毅、您的执着、您的温婉,在梦中梦见您的身形。再过一年,等我援疆工作任务圆满完成时,我会把援疆工作中成果与喜悦与您分享,让您这个天山湘女重温历史的瞬间,让您的双眸闪烁璀璨的光芒。

 

精彩推荐

广告业务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吐鲁番零距离

中共吐鲁番市委宣传部主管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丝绸之路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0 www.tlf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13003911号
E-mail:tlfwnet@sina.cn  电话/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