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用户 |  帐号: 密码: 网上投稿 | 广告合作
站内搜索:
              首页  时政要闻  吐鲁番新闻  疆内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媒体聚焦  社会新闻  图片  视频  专题
当前位置:丝绸之路在线 > 科技 > 科技 > 内容阅读
“学霸君”创始人:人工智能帮普通学生逆袭
2017年07月11日 作者: 编辑:柳江 来源:中国青年报

  


 张凯磊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一场高考状元与人工智能机器人PK高考数学的人机大战,让中小学智能化教育公司“学霸君”备受瞩目。

  当时机器人Aidam和高考状元互有胜负,不过目前“Aidam每天都在变化一点点”,“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收拾好“送女儿参加高考一样患得患失的心情”,回到忙碌的创业生活之中。创办“学霸君”是1984年出生的张凯磊第二次创业,少年时他就是一个“学霸”,高考时以数学、物理双满分的成绩进入南开大学数学基地班,20岁时休学创办“问吧教育”。2008年,张凯磊投身金融行业,4年后回归教育行业再次创业。

  2017年1月,“学霸君”完成由招商局资本和远翼投资领投的1亿美元的C轮融资。截至2017年5月,“学霸君”App积累了超过8000万学生用户,累计解决问题近100亿道,答疑命中率行业领先。在前期海量数据积累的基础上,“学霸君”研发出以Aidam为代表的智能教育机器人系统,帮助老师和学生提升教学效率和学习效果。

  人工智能可否改变教育不均衡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张凯磊直言不讳,很多人只看到人机大战的噱头,并不清楚Aidam是做什么用的,甚至问他“以后真的要机器人去参加高考吗?”实际上,研发Aidam和张凯磊创业的初心有关。

  2012年高考结束后,网上有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衡水中学的一位毕业生把自己高中3年做过的所有试卷摞起来竟然有2.41米高!这张照片深深地触动了张凯磊,他和合伙人一起彻夜讨论,“为什么学生的压力越来越大,中国的教育到底有哪些问题,有没有可能改变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状”。

  “优质的教育资源背后是优质师资。”张凯磊想到自己高中时的数学老师周海宁,他要求每个学生整理自己的错题,然后帮助学生做统计分析,有针对性地复习。在这套学习方法下,即使高三张凯磊也没有挑灯夜战做很多卷子,高考数学却拿了满分。

  于是,张凯磊赶回母校上海市延安中学,专门去和周老师讨论教学应该怎么做。延安中学的树木郁郁葱葱,张凯磊仿佛重回年少时光,“周老师批改作业后做的就是个性化训练,他告诉我们:有的题可以不做,有的题要重点做反复思考。他在补足学生的缺点,而不是去做更多无用的偏、难、怪题”。

  昔日一心备战高考的少年终究是不同了,张凯磊在想:有没有可能让系统掌握像周老师一样了解学情、分析学情的能力,让更多老师成为周老师,让更多学生成为学霸呢?

  闲暇时,张凯磊喜欢看美国职业篮球队勇士队的比赛,也关注相关报道。他发现,在每个勇士队队员的训练服里有20多个传感器。在数据的指导下,教练有可能安排队员去做与篮球看似无关的训练,比如游泳、短跑,却能大幅提高他们的打球能力。

  张凯磊认为,考试同理,有针对性地训练刷题才能提升成绩。“中学数学大概有3529个考点,平均每个做三四道题就够了,总共有1万多道题目,但是绝大部分学生面对的练习题有三四万道,75%的宝贵时间都被浪费了”。

  他要用技术改变教育。2013年10月,“学霸君”横空出世,前期通过拍照答疑为学生用户及时地解决学习问题。两年多后,研发Aidam正式立项。

  我们的口号一直是:干掉学区房!

  Aidam不是一个实体,而是一个以深度学习、专家系统和自然语言理解为核心的复杂系统。

  为了打造它,张凯磊集结了200多名业内顶尖技术人员和优秀的老师准备大干一场。然而一开始,“两边的人一坐下来就吵架”,工程师要逻辑需求,老师只能讲例子,老师又觉得工程师不懂学生。吵了几十次之后,张凯磊想了一个办法——“让老师懂技术,让技术人员懂教学”。

  他逼着老师学写代码,逼着工程师重新学解题,“让他们互相影响,把团队‘逼’到一起,才能把这个事情做起来”。如今,在北京绿地中心宽敞的办公室里,张凯磊笑得云淡风轻:“我硬生生地创造出了一个新的‘工种’。”

  在这些“新工种”成员日以继夜地打磨下,Aidam变得越来越聪明。在实验室里模拟做高考数学试题的时候,“我们看着它的成绩从二十几分一点一点地涨”,起初每个礼拜只涨一两分,直至人机大战之前,成绩基本上在125~130分,最高成绩是139分。

  虽然知道“女儿”Aidam的成绩还不错,但是在6月7日和往届高考状元PK的现场,张凯磊还是体验到了等待孩子出分的焦灼,“那6个高考状元太能考了!”所幸,Aidam发挥稳定,最后得分134分。高考状元两两一组答题,3组的得分分别是146分、140分和119分。

  “高考状元或者说学霸的学习路径更为高效。”张凯磊希望,用人工智能的手段,让普通学生能掌握学霸的学习方法,进而逆袭成为一个优秀学生,让普通中学能够逆袭成为重点中学,整个社会不再有教育资源不均衡之困,“所以我们的口号一直是‘干掉学区房!’”。

  理想正在变成现实。张凯磊介绍,在安徽省一所普通中学,全年级使用“Ai学”的系统里,机器阅卷、个性化指导、个性化学习、教案改进等已变成可能,年级组长甚至可以通过一张表来看清楚整个年级的教学效率的改变。

  不过即使技术超速前进,张凯磊依然认为,“人工智能不可能替代老师,它只是辅助老师成为超级老师”。

  用技术改变教育 一路向前

  当初立项研发Aidam,是2016年“学霸君”总部从上海迁到北京之后才作出的战略规划。

  “上海有非常好的资源,但跟公司的目标——服务全国市场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张凯磊觉得北京是一个“很糙但充满了创业活力的城市”。虽然出现了一批早期员工离职,还有可以预见的整体调适期,但是他执意带领团队北上。

  自己认定了的事,就绝对坚持、绝不妥协是张凯磊创业的一股劲儿。这股劲儿在他20岁第一次创业时就展现无遗。

  刚上大二,张凯磊就“按捺不住一颗躁动的心,拼命想要做点事”,于是不顾家人反对,休学办培训班。

  培训班做大后他顺势创办“问吧教育”。2006年,“问吧教育”拿到500万元A轮融资,一年流水接近1亿元。时年21岁的张凯磊被称为“天津大学生中最年轻的CEO”。然而,一路顺风顺水的他在公司B轮融资上失利了,后来公司被安博教育集团收购。

  张凯磊决定回学校继续学业,2008年大学毕业后他进入金融行业,主导了多个消费品项目的投资。

  创业的火苗从未熄灭。“只要做过老师,这一辈子都会有兴趣去持续做教育。”张凯磊说,直到今天,高考还是改变中国人命运的最大通道。他在做培训班的时候,很多学生提高了几十分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真心实意地来感谢自己,那种愉悦感无可比拟。

  2012年,张凯磊重新出发,创办“学霸君”的母公司“问吧科技”。两次创业公司的名称都有“问吧”,他却直言“跟情怀没关系。我就是觉得上次没做好,这次要做好”。

  这一次,在互联网+教育浪潮的席卷下,K12领域的竞争比红海更红。张凯磊并没有一直“看着对手”,他认为,最终是市场而非对手决定公司价值。相对于其他公司旨在“做大”,张凯磊“更关心学生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搜这道题,要解决什么问题,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解决,为什么会碰到这些困难”。他强调,“学霸君”本质上是一个教育公司而非互联网公司,“在用技术改变教育的路上,我们一路向前”。

 

精彩推荐

广告业务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吐鲁番零距离

中共吐鲁番市委宣传部主管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丝绸之路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0 www.tlf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13003911号
E-mail:tlfwnet@sina.cn  电话/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