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用户 |  帐号: 密码: 网上投稿 | 广告合作
站内搜索:
              首页  时政要闻  吐鲁番新闻  疆内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媒体聚焦  社会新闻  图片  视频  专题
韩国“女基督”邪教在新西兰诱骗女大学生入教
2017年06月10日 作者: 编辑:柳江 来源:凯风网

  核心提示:新西兰奥塔哥大学学生会杂志《批评家》(Critic.co.nz)于2017年4月23日发表一篇博文讲述了一名女大学生被韩国“女基督”邪教诱骗入教的经历,提醒在校大学生不要轻易落入邪教的陷阱。

  

 

  蒂娜是我的一位新朋友,我们颇有共同之处,比如都在学习政治学和英语,都喜欢播客,而且还都在被同一个邪教招募。我们两人的故事发生时间相差数月,但故事的开头却是一模一样:我们都遇上了两个韩国女孩,她们问我们是否有意对她们的“圣经学习小组”有兴趣,而我俩也“不约而同”同意了。

  这两个女孩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播放了一段动物视频,伴有舒缓的音乐和一位韩国女士轻柔的陈述。画面播放到两只狮子时暂停了,画外音说到每只动物都有父亲,上帝就是我们的父亲。然后我们看到了斑马,又说到每只动物都有母亲,上帝就是我们的母亲。

  接着出现了一本圣经,一个女孩指着《创世记》1:27说:“上帝用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他创造了男人和女人。”一个黄色的三角形重点连接了“男人”、“女人”和“上帝”。“因此,上帝就是父和母,”她坚持说道。

  到这里,整个画风就变得非常奇怪了。

  如你们所知,我在出卖灵魂之前及时停住脚步并逃离。我非常震惊于这个“上帝是母亲”这个概念,并告诉了我所有的朋友。但我很快忘记了整件事情。

  心地善良的蒂娜则没有抽身离开。“我想如果我拒绝,她们会说我是个坏人。”

  她们开始说你一旦想到洗礼,你必须马上接受洗礼。“也许她们想在咖啡馆里直接给我做洗礼了,”蒂娜告诉她们她不相信上帝,而且接受洗礼会让她“感觉不诚实”。她甚至说“永恒的生命听起来虚无缥缈”。但她们说没关系。外表温和有礼的她们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拒绝。

  下一分钟,蒂娜与那两个韩国女孩坐进了一辆小汽车,去接受洗礼。

  “事后想想,坐进她们的汽车非常傻。但我那时只是感觉糟糕。”她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但又不得不继续。

  她们驱车前往前罗斯林长老教堂,经典的达尼丁哥特式复兴风格,由詹姆士·赛尔蒙德设计,以奥马鲁石块为特色。该处看起来并不像是风靡全世界的邪教的基地。

  她们让蒂娜换了件长袍。女孩们戴着面纱,蒂娜跪坐在浴缸里,一个男人往她头上泼水。“他向天父、天子和圣灵祈祷,并说我身上的罪恶正在被洗净。他们说我该说阿门了。”

  在蒂娜被要求将名字写进“名册”(一本像是个人信息的册子)后,他们将她送回了大学,一切就到此为止了。

  那天晚上,蒂娜查了谷歌后,发现自己遇上了“世界宣教协会”(World Mission Society Church of God,译注:又称“母亲上帝教”,或“上帝教会”)。这是个影响甚广的教会,在新西兰有超过300个分支。该教以天父、天子、圣灵以及一个名叫安商洪的韩国人的名义为蒂娜实施了洗礼。根据该教,基督于1964年在韩国重生,他的名字叫安商洪。该教尊称一个叫张吉子的老年妇女为圣母,教徒必须服从她的一切命令。而且,很显然,他们认为世界将于2012年灭亡。证据确凿。

  新西兰反邪教网站www.cults.co.nz认为上帝教会是一个有资质的教会,并且将其评级为“危险”级别。当然该网站给很多事物都贴上了“危险”标签,包括奥普拉·温弗瑞。尽管奥普拉有时说话很奇怪,但如果她要我参与一个雷斯街道的调查,我可不会转头离开。

  现在,使用“新宗教运动”代替“邪教”政治上会更正确。“邪教”一词使用过多,并带有严重的贬义包袱。上帝教会拒绝这个称呼,认为邪教一词是“对异见教派的宗教零容忍”的表现形式。该教对前信徒提起了一堆可笑的起诉,以阻止前信徒在网上发声。

  但是上帝教会到底有何危险之处呢?前信徒和专家认为该教使用了心理控制给信徒洗脑。该教却称“这是对世界宣教协会本身及其信仰和做法的恶意中伤”。我上网反复查了很多遍。但这些指控的实际存在,和该教不得不对指控的否认已经能证明该教并不是一个完全好的教派。

  该教认为张吉子就是活着的基督,信徒们必须完全毫无疑问的服从她。尽管他们关于2012年的预言是错误的,上帝教会仍然相信世界末日已经不远了。信徒们必须在一切都来不及之前做好准备,包括财产。前信徒声称他们他们工资的10%-15%是必须要进献给教会的。

  该教网站上的视频显示这些什一税获得了丰厚的投资回报。这也是为什么达尼丁分部在2012年以比市场价低3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罗斯林长老教堂遭到了强烈抗议。但是也没有人公开说罗斯林长老教堂被卖给了一个邪教。

  信徒们必须在商城、校园、街头向“迷失的羔羊”传播福音以获得自身的救赎。信徒们在教会里花费时间过长,以至于家庭疏远,学业荒废。前信徒声称教会高层鼓励他们流产,因为将一个孩子带到即将灭亡的世界是一件很自私的事。

  美国邪教教育协会的创始人瑞克·艾伦·罗斯在《人物》杂志中说到前信徒的陈述可疑,但“如果真有其事,那么是因为他们希望(教徒)全身心的奉献。他们希望(信徒)心无旁骛。这是为什么所有事情都需要教会同意,包括结婚对象,约会对象,是否有孩子等。他们希望教会最大化的产出,而孩子则是产出的最大阻碍。”

  当我在学校里看到这些信徒招募者时,他们对其身份含糊其辞。我问了他们很多遍他们是哪个教会的,但他们的回答只限于“校园圣经学习小组”,原因是部分教义只限于特定的信徒。前信徒米歇尔·科隆(Michele Colon)对《人物》杂志说:“他们不会将情况和盘托出,因为如果他们这么做了,没有人会加入他们。”相反,他们只会在“你做好接受的准备时,一点点将信息说出……他们只是说你只要坚持学习,所有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

  罗斯说该教尽管没有对外来者有“生理上的威胁”,但仍然属于邪教,因为该教并不接受其他教会是合法的。参加他们的教会是唯一可以获得救赎的途径。他们利用该点从经济上和心理上剥削信徒,并且“主宰信徒的生活,使他们毫无其他生活可言”。

  但这正是使我迷惑的地方。教会向《人物》杂志发表声明称米歇尔·科隆是个骗子,名叫克里斯·哈里斯的记者是不道德的记者。他们否认宣称2012年是世界末日,指导信徒流产,强制收取什一税。他们说尽管他们可以在圣经中证明“有关第二位重生基督和母亲上帝的信仰”,但“他们(即罗斯、科隆和哈里斯)甚至都不相信圣经。”他们想说的是:“如果你们真想了解世界宣教协会,你应该亲自来看看教会是什么样的。”我个人可不愿意接受这个建议。

  蒂娜和我可不是唯一两个遇到上帝教会的人。我的两个室友在我写这篇博文时,也被要求参与“调查”。我的另一个朋友在学生医务室被拦住,然后假装聋哑人躲过了洗礼。

  奥塔哥大学学监戴夫·斯科特(Dave Scott)说我是第二个报告“这个宗教组织试图在校园招募信徒。”他建议不要向他们提供任何个人信息,包括名字、手机或电子邮件。任何遇见他们的人都应该打电话给学校,因为斯科特想和“招募者谈一谈,并且(考虑)将他们从校园中驱赶出去”。

  新西兰高等牧师协会主席安德鲁·麦克金恩(Andrew Mckean)警告说几个韩国此类邪教在新西兰校园活动。几个我认识的被上帝教会接触的人都是女学生,独自一人,特别是在牙医学校外和圣大卫学院内。女孩们独自在达尼丁行走,很容易成为邪教瞄准的目标。

  蒂娜的故事本来会很悲惨,但她的情况尚可。“名册”并不像所保证的那样成为机密,她被不同的电话号码骚扰。一周后在圣大卫学院她又看到了那两个女孩,她使用了经典的装聋哑人技巧,最后蒂娜得以脱身。

  背景信息:

  “上帝的教会——世界福音宣 教协会(World Mission Society Church of God)”又称“上帝的教会——安商洪教会”、“上帝的教会——安商洪证人会” 及“母亲上帝教”等。该教最早由一个名叫安商洪(韩文:???;英文:Ahn Sahng-hong)的韩国人发起。1956年安商洪宣称,10年之内耶稣基督将会再临。1958年4月5日,安商洪与第一任妻子黄元顺(Hwang Won-sun,1923–2008)结婚,婚后育有三个子女。1962年安商洪因批评其所在的安息日会的教义而被逐出,于是在1964年4月28日,安商洪与23名一同离开安息日会的人共同创立了“耶稣证人会——上帝的教会”(Witness of Jesus Church of God)。

  1985 年安商洪死后,这一异端起了内讧而分裂成两派,一派自称为“新约逾越节上帝的教会”(New Covenant Passover Church of God,尊安商洪为教师;此派成员中有安商洪的前妻黄元顺及三个子女),另一派将“教会”名称从“耶稣证人会——上帝的教会”改为“上帝的教会安商洪证人会”(Witness of Ahn Sahng-hong Church of God),后又改成“上帝的教会——世界宣教协会”(World Mission Society Church of God,尊安商洪为上帝)。两派均以安商洪为其创立者。前者近年来逐渐回归安息日会的信仰体系;后者在其领袖地位由安商洪的第二任妻子张吉子接任后,其领导阶层进行了整顿,并开始向全世界大肆传教、扩展。以下的讨论主要只涉及后者。 张吉子(韩文:???,英文:Zahng Gil-Jah或Chang Gil-Jah)生于1943年10月29日,比安商洪小25岁。张吉子与其前夫金在勋都曾在“安证会”任执事,后张氏与金在勋离婚,并与安商洪结合,自称是安商洪的“新妇”(其时安的妻子黄元顺尚未去世)。据知情人介绍,安商洪和黄元顺从未合法离婚,安与张吉子也从未合法结婚。安商洪死后,张吉子自称是“上帝的新妇,从天降下的新耶路撒冷之母”,信徒称她为“母亲上帝”,因此该“教会”现在也称为“母亲上帝教”。

 

精彩推荐

广告业务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吐鲁番零距离

中共吐鲁番市委宣传部主管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丝绸之路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0 www.tlf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13003911号
E-mail:tlfwnet@sina.cn  电话/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