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用户 |  帐号: 密码: 网上投稿 | 广告合作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学 | 艺术 | 读书 | 历史文物 | 丝路文化 | 文化专题
行走吐峪沟
2017年05月31日 作者:李治疆 编辑:沈玉梅 来源:丝绸之路在线

  2006年10月下旬,应鄯善县残联邀请,到那里帮助、指导各乡(镇)召开首届残疾人代表大会,连续加班加点不分星期六、星期日,截止第八天还是第九天已记不清了,头疼得厉害,自然精神状态不佳,鄯善县残联领导过意不去,他们知道我喜欢写点东西,便三番五次执意邀请我去吐峪沟散散脑子,只好却之不恭了。

  虽说我是吐鲁番人,几乎每年都要陪客人去火焰山几趟,知道吐鲁番的山最出名的是火焰山,由于整座山没有任何植被,一年四季在阳光长时间的照射下,红色山体热浪滚滚,红色的烟云蒸腾缭绕,恰似团团烈焰在燃烧。尤其到了夏天,吐鲁番盆地平均气温高达40多摄氏度稀松平常,再有这么一个景致的衬托,更使人觉得如坠火盆。加上吴承恩的不朽杰作《西游记》第五十九回“唐三藏路阻火焰山,孙行者三借芭蕉扇”将火焰山写成“日落如淬火的地方”,为了过山,孙悟空使尽浑身解数,大斗牛魔王,钻进铁扇公主肚子,最后拿到芭蕉扇,扇灭了八百里火焰,这才翻越继续西行。如此,愈加提高了火焰山的知名度。

  也清楚这光秃秃的火焰山深藏着七条穿过山体的峡谷沟壑,沟里环抱着淙淙溪流,春、夏、秋三季林木葱茏,浓荫蔽日,诠释着环境的清幽。几乎每一条沟谷深处,都保存着寺院庐舍的废墟,摩崖壁画的遗迹……其中著名的有葡萄沟、木头沟、吐峪沟、胜金口沟、连木沁沟等。

  期间几乎每年我都要带领客人去上几趟葡萄沟,甚至连胜金口沟和桃儿沟也去过,偏巧竟一直未进入过吐峪沟,时时思想起来就感遗憾。

  毕竟是县上单位领导,车子还未进入吐峪沟,就近的村委会维吾尔族年轻书记就骑着摩托等在路口,一路引领着直接驶到树立“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大理石基座前。我从车里迈出右腿,随之将整条没有任何知觉的铝合金左腿抱拖出车外,顺手把左腿膝盖的锁子开关锁死,左腿假肢也就变成了僵直,然后两脚踩在地上,放心地直起腰,眼望前方,不由得心胸浩然、气息开朗,这就是世界两大宗教的发源地,这就是新疆第一个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所在。

  我所站的位置不是吐峪沟的入口,但可以肯定是观赏吐峪沟大峡谷南出口的维吾尔族村落——麻扎村最佳之处。时间正好是下午,带有暖意的阳光柔柔地照在对面山坡现存的造型优美、鳞次栉比、绵延不断的古老住宅,间或有几个当地村民的身影,不慌不忙未知在干什么,显得悠闲自在,让我仿佛不知不觉忘却了城市的喧嚣和人生的烦恼。

  可能村委会年轻书记提前做了安排,未过一分钟,坡下民居院内结伴出来两位穿着长过膝盖的外套、下颌有40多公分左右梳理顺滑的银白胡须、深目高鼻、面色红润的男性老人,我们几人连忙按照习俗,右手张开拂在左胸,神态肃穆地向两位老人施见面礼,两位也回了礼。几番寒暄,我知道了两人正如我私下猜测的是当地阿訇,(穆斯林意为“教师”、“学者”,一般专管清真寺宗教事宜并带领穆斯林群众礼拜的人。)轻易不见游客,我自然明白是沾了鄯善县残联领导的光。

  两位阿訇礼节性地接见后,指定当地一位青年与书记一起陪同我们,便步态稳健、神态安然地转身走了。

  踩踏着红砖砌筑的台阶,我们从山坡上向坡下人家走去。

  依坡建筑的房屋均是黄粘土制坯建成的窑房,有大有小,有高有矮,有平房,也有两层以上的,房前无一例外种植着桑树、杏树、桃树……爱好的人家甚至在房门两边栽种些诸如石榴之类的可以开花的东西,院内地面虽未浇灌水泥、铺砖,可收拾得干干净净,尤其桑树几乎都是上了百岁高龄,树身须几人环抱才能搂住,好像要将天空遮住似的。

  其中有户人家的桑树,在一人高的枝杈上悬挂着介绍牌,大抵内容云该树已有近400年的历史,曾被很早以前来吐鲁番地区传布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先贤叶木乃哈等人掰撇过树枝作为拐杖使用,故而树也有了灵气,但凡来旅游的人均要摸摩树身。我趁同伴们走在前面拐入另一户人家,独身一人内心很是祷告了一番,然后伸探出双手,闭目摸摩树身,诚盼自己病情好转。

  大多人家院内摆放着用布罩着的木桌,桌面用十几个敞开口的硬纸壳,盛堆些品种不一的葡萄干。见有客人进来,便会雀跃着迎出招揽生意的男孩女孩,穿着维吾尔族特有的鲜艳的民族服饰,满面笑意大大方方作着介绍。更有些调皮的孩子,索性用汉语、英语、日语进行炫耀,让我意识到这座有近2000年历史的古老宁静的吐峪沟麻扎村,其实仍和时代潮流悄悄同行着。

  好像知道我们的心思,当地青年与书记带着我们未在吐峪沟东面山坡的人家停留,也未带我们去吐峪沟西面山坡的人家,后来我估计因为我们是吐鲁番当地人的缘故。径直穿院过户,走上一条紧紧贴靠吐峪沟东面大峡谷的、用原木支撑起来、上面铺钉着木板、边沿又用细圆木钉成栏杆的栈道。

  我觉悟自己这才切切实实走进吐峪沟大峡谷,这便是我长时间想来而未能找到机会来的地方。

  吐峪沟得名于维吾尔语译音,意思是“走不通的山沟”。吐峪沟大峡谷的东西两壁,素有“天然火墙”之称,温度最高时可达60°C。远望群山起伏、重峦叠嶂,沟谷两岸山体颜色五彩缤纷,且色彩浓淡随天气阴晴雨雾而变幻万千。仰望千姿百态的五彩奇石,红、黄、褐、绿、黑等多种色彩杂陈眼前,有的刀削如砥,有的壁立如屏,有的突兀如柱,有的像飞龙腾空欲起,有的像野驼奔驰将去,有的像顽猴正在嬉戏耍闹……

  栈道蜿蜒、谷深千尺,谷底流水潺潺,不晓是自然生长还是人为种植的杂七杂八的长在谷底两旁的树,竟还树叶葱葱,树根间隙芳草如茵,看不到裸露的荒土。时不时有几只白色的山羊,攀爬在谷沟草丛旁若无人地啃吃着青草。

  走在栈道上,脚底的木板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渐显大峡谷的幽静。贴靠吐峪沟东面大峡谷的峭壁凿有石佛窟,洞口安装着木门,直接在栈道上可以左拐沿着简易木桥进去,不知因为何故,木门全部锁着。

  置身吐峪沟大峡谷的半山腰,大概走了一公里左右,栈道呈90度右拐向下,印入眼帘的是道横切峡谷的大水坝,将峡谷上游的水积聚到相应水位,多余的水便从水坝溢出,流向水坝外围底部,形成很大的落差,发出隆隆声,溅起高高的水雾和浪花。

  走在前面的同伴们和当地青年与书记显然等了不短时间,而我气喘吁吁未做任何停留,残存的左腿股骨颈早已隐隐作痛。于是提出让他们先走,可他们执意不肯,纷纷言道本就专为我而来,怎么可以抛下我?只不过要过水坝怕我有些危险,才停下来等我。

  几人搀扶着我过了水坝,又走过一段砂石滩,来到吐峪沟大峡谷的西面,攀爬上几十节依旧是木板搭建的台阶,便踩踏上了峡谷西面半山腰处的栈道。经我几次三番、三番几次的劝解,同伴们和当地青年与书记见绝无安全之忧,叮嘱几句后,结伴向前走去。

  西面的栈道两旁石缝生长着沙枣树、杨树、槐树等,好些树枝伸进了栈道中央,须用手拨开以免触划到身上,叫不出名称的蚊、虫儿飞来舞去,我随手逮了一只,张开掌对着阳光细看,发现小小的翅膀泛着彩色,心底竟涌出异样的感觉,忙凑近嘴边轻轻吹了口气,虫儿立即从手掌挣扎着飞升而去。

  拐了几道弯,大致又走了一公里距离,栈道上的木板还算平整,可我身上的衣服已全部汗湿,头发缝渗出汗珠,时不时流进眼角模糊了视线。

  望着栈道尽头几个蠕动的微小身影,还有隐隐约约修建在悬崖峭壁上的陡立的台阶,伸向几十个像蜂房一样点缀在悬崖峭壁高处的石窟,我清楚那正是此行的目的地之一。

  那里散布着整个新疆建窟和保留壁画较早的46个佛教寺窟,像一只只永不肯闭上的神秘的眼睛,深深藏匿在错落有致、依山势起伏凿崖而成的石壁间。虽说历经一千多年的历史沧桑,大多已经破败,但仍有近十个洞窟还残存着壁画,给人不屈地诉说着什么是大彻大悟。20世纪90年代初,这里曾发掘出土了与楼兰美女齐名的苏巴什美女干尸和珍贵文物,轰动了考古界。

  可我已实在疲惫不堪,整条假腿愈来愈沉重,勒在腰部用于固定悬吊假腿的皮带,坠得腰背断了似的,只得放慢脚步,就近跌坐在栈道旁特意为游人设置的简易凉棚内木凳上,借机欣赏峡谷风光。

  吐峪沟大峡谷从北到南长8公里,平均宽度约1公里。把著名的火焰山纵向切开,色彩分明的山体岩貌清晰可见。峡谷两端悬崖峭壁,无路可走,传说中女娲“炼五彩之石补天”的地方就在这大峡谷内,给人无尽的遐想。

  谷底缓缓抬升起来,渐渐平坦。可能水源充沛,生长着高高密密的吐鲁番少见的芦苇,在水流和微风的作用下,宛如海浪起伏涌动,乳白的芦苇絮清逸飘舞,似乎不知不觉将我带入了仙境。

  返回的路上,我全身酸痛,右手扶栈道栏杆时不注意,食指被铁钉刺划出一道口子,血流不止。我怕同伴发现引起不必要的担心,连使几把土贴堵,用其他四指将食指紧紧捏住。

  距小车停靠地方不远处,我询问吐峪沟麻扎的方位,当地青年与书记可能因最终未能带我进入吐峪沟千佛洞而内疚,争相用手指着东面山坡高处不远的墓园,说那就是被誉为“中国麦加”、堪称中国第一大伊斯兰教圣地的吐峪沟麻扎。只不过不是穆斯林的人不容许进入,鄯善县残联领导连忙作证说我是回族,两人也就疑疑惑惑在前带路引领我们沿着山道,直往吐峪沟麻扎而去。

  麻扎建在土坡,周围四四方方用黄土土坯垒砌着不高的围墙,围墙内的北面是座平房,平房外搭建有遮阳的凉棚,在吐鲁番农村可谓普通平常。我一边趁人不注意弯腰将仍在渗血的食指在围墙边淤积的沙土里擦了擦,一边私下揣度麻扎何以声名赫赫?

  凉棚下站着两位老者,将我们迎进平房。平房实际是清真寺,寺内铺、挂着色泽凝重的地毯、壁毯,房顶用席子、椽子、檩子搭建而成,倒也显得古朴、雅致。寺内西面墙上有个类似地道的洞口,洞口镶嵌着有个小门可以开关的木栅栏,木栅栏边靠放着一根用手摸摩得溜光凹陷的木棍。

  等一行人进去站定,两位老者见我行动不便,指使我坐在木栅栏外的台阶,便带领其他人挺直脊背跪坐地毯上,双手五指并拢、掌心向上、头部微微下垂背诵了一段经文。然后由一人介绍起吐峪沟麻扎的来历。

  所有人中除司机是回族、我是假回族真汉族外,其他人全是维吾尔族,便只好请司机作翻译。

  传说是穆斯林先贤叶木乃哈等五人,在很早以前来东方传布伊斯兰教时,行至吐鲁番,遇到当地一位携犬的牧羊人,便结伴同行。到吐峪沟后,见这里山清水秀、果木成林,就隐于山洞修行。经过了300多年的苦修,六人一犬皆已成圣。后人将他们葬于此洞,尊称“七圣贤”墓。为了求得七圣贤福佑,得道的穆斯林教徒死后想方设法葬于圣墓周围,使山坡渐已形成穆斯林墓地,受到穆斯林群众的虔诚崇拜。

  先前我去过陕西的黄帝陵、四川的刘备陵,攀爬过湖南的衡山、云南的玉龙雪山,可谓见寺便许愿,无非是祈求身体好转起来。听老人说得那么神奇,便掏出20元钱放在地毯中央,请老人用那根相传是圣贤遗物的木棍给我驱病,老人爽快地拿起木棍在我身上扫拂,嘴里念着我听不懂的阿拉伯经文。同伴们羡慕地问我感觉如何,我只能说全身轻松多了,于是他们争先掏钱请老人轮流用木棍扫拂着念了一段阿拉伯经文。

  从吐峪沟麻扎出来,时候已是黄昏,我站在山坡眺望这中国西部最具神秘色彩的地方,虽说未亲身进入吐峪沟大峡谷佛教寺窟,但毕竟领略了它历史的悠久和丰厚的文化蕴涵及独特的风景。待下次葡萄成熟时,找机会再来,不受时间限制慢慢游赏,我想定会有更多的感悟。

  (李治疆,笔名人君。籍贯陕西米脂县,1964年9月20日出生于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曾任《吐鲁番》杂志常务副主编,系中国残疾人作家联谊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精彩图片

0
广告业务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吐鲁番零距离

中共吐鲁番市委宣传部主管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丝绸之路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0 www.tlf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13003911号
E-mail:tlfwnet@sina.cn  电话/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