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用户 |  帐号: 密码: 网上投稿 | 广告合作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学 | 艺术 | 读书 | 历史文物 | 丝路文化 | 文化专题
当前位置:丝绸之路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 > 内容阅读
在世界最古老最大的生土城市徜徉
2017年04月20日 作者:李治疆 编辑:沈玉梅 来源:丝绸之路在线

  但凡上过学的人,不知道新疆乌鲁木齐者有之,若是说不知道吐鲁番则极少。在吐鲁番境内有一座城曰“交河故城”,《汉书•西域传》中记载:“车师前国,王治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它是国务院1961年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因其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是我国保存两千多年最完整的露天都市遗迹,亦属世界著名的研究古代城市的稀有标本,位于吐鲁番市以西10公里雅儿乃孜沟30米高的悬崖平台上。每年春夏秋冬四季游人不断,皆以瞻仰过交河故城为荣。

  史载,西汉初,张骞奉命出使西域,被匈奴单于软禁达11年之久,他为此写下了“曾到交河城,风土断人肠”的诗句,但他始终不忘使命,以艰苦卓绝的毅力,打通了丝绸之路。后来汉代班超父子、唐代玄奘法师及边塞诗人岑参等都曾到过这里,更有唐代诗人李颀在《古从军行》中描述“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同朝代的大诗人李白,也描述了这样的场景:“玉手开缄长叹息,征夫犹戍交河北.万里交河水北流,原当双燕泛中州”的诗句。明代吏部员外郎陈诚出使西域来到交河,登临古城写下:“沙河二水自交流,天设危城水上头,断壁悬崖多险要,荒台废址几春秋。”这样的不朽诗章。

  交河故城可能是世界上惟一一座没有城墙的城市,因为两面悬崖,两河是天然屏障。 远望去好像两河交汇处的一叶扁舟,从高空俯视形如一片柳叶,四周崖壁如削,百米宽的河谷环绕着孤岛,落差有三十多米,像一艘搁浅了3000年的巨轮。印度有句名言:“两河相交的地方,一定是智慧诞生的地方。”难怪有位国外的人类学家这样叙述:“交河故城是世界文化的摇篮,找到这把钥匙,世界文化的大门便打开了。”

  身为人子,我曾刻意带着满身心的虔诚和谦卑,认真而执着地进入过时光隧道拜谒自己的先人,了解血液延续的源头。身为吐鲁番人,我自然也希翼从交河故城那一堵堵千奇百怪、千姿百态的残垣断壁,,那千疮百孔、满目沧桑的梦幻般的神秘的像张开的无声的嘴巴的洞口,破译、聆听到曾经是东西方文明的交融之地,辖下牛肥马壮沃野千里,为什么不能独享富有独守太平?一任北凉王朝的沮渠氏挥舞着猎猎战旗而来? 一任敕勒川阴山下的蒙古铁骑高举着长刀而来?

  但凡有空闲时间,我便会避开游客或熟人,一个人拖着残缺的躯体,竭尽全力气喘吁吁攀爬到交河故城的脊背,在烈日炙晒下静静伫立,抬起腿却又不知道该走向哪边,唯恐玷污了脚下被鲜血浸染过的每一寸土地, 唯恐惊醒了霎时聚拢的见证过历史兴衰、千古风烟的每一粒尘埃。懵懵懂懂中忆及《三海经》记载“流沙西二百里为蠃(luo)母山,又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zhe)燃。”因流沙以西、玉山北麓即为吐鲁番盆地,“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恰属交河城,交河城东北十公里外正好是“其外有炎火之山”的火焰山。由此推断,西王母系当时姑师国国王,其管辖之地远及现在的“阜康”,“阜康”境内就有著名的“瑶池”(现今的天池)而交河故城则是姑师国的首府。与《三海经》时代相近的《穆天子传》中最脍炙人口的记载,大致要算周穆王与西王母相会于瑶池的历史了。唐代诗人李商隐据此专门写诗云“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我想“西王母”这个母系氏族的首领大抵要算是吐鲁番人的祖先了。中国著名画家吴冠中1981年前也到这里游览过,并创作了《交河故城》,据说该画作2007年在北京以4070万元人民币拍卖成交,创造了中国内地当代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我不知这样一个四面环水,有天然形成的陡峭的崖岸的地方,究竟保守着多少当年交河悠远历史的秘密,但它实属上天所赐已是无容置疑的了。

  恍惚中我经常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朝觐者,不知不觉中游走于每一个角落.我轻轻触摸着每一堵墙,用手指弹钢琴一般弹动着那生土筑就的墙壁. 双脚起落间敞开心扉梳理层层叠叠的土坯,抚慰堆在墙角细如齑粉的过去,感悟虽破败苍凉却依然真实着的废墟。清晰的明白交河故城的历史,每一章都是刀光剑影,每一页都是血雨腥风。泥土垒成的家园崩塌了,源于泥土归于泥土。故城上空的太阳高悬着,已经不再是昔日的那一轮太阳。太阳每天坠落, 又在第二天重新升起,但死去的故城,还能像涅磐的凤凰那样浴火重生吗? 那些风蚀残丘默然无语, 不知等待了多少日月轮转,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洗礼,曾经的繁华、曾经的显赫,曾经的富有和威严,都和脚下的黄土一样统统归于沉寂,却再也没有了战马嘶鸣,没有了当年的刀光剑影、击鼓和呐喊之声,没有了传警告急的狼烟,更没有了几百名婴儿同时发出的凄惨而绝望的清晰的哭声,我禁不住潸然泪下。

  交河故城太厚重了, 它像一部经典的大书, 用它的生土握住我的衣襟、沁入我的五脏六腑,我分明感到我的身体仿佛弥漫有古代先人的生命气息。或许这就是祖先的刻意安排?让我无法躲避地接纳着这块土地,不知不觉中印上了先民的足迹, 脚步被灵魂操纵着追忆废墟中蕴藏着的凄美和博大,参悟大漠与艳阳千年的玄机,油然产生出一种膜拜和崇敬。

  交河故城,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在,我无法左右自己不能不做到爱你!

精彩图片

0
广告业务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吐鲁番零距离

中共吐鲁番市委宣传部主管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丝绸之路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0 www.tlf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13003911号
E-mail:tlfwnet@sina.cn  电话/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