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用户 |  帐号: 密码: 网上投稿 | 广告合作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学 | 艺术 | 读书 | 历史文物 | 丝路文化 | 文化专题
当前位置:丝绸之路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说 > 内容阅读
再见·再见
2017年01月10日 作者:醉易倾城 编辑:郭欣 来源:散文吧

  “丁零零”又是一阵令人心烦的上课电铃,刺耳而聒噪,苏糖厌恶地捂上了耳朵,趴在桌上,等待数学老师的“大降光临”。

  “噔噔噔…”急促而有节奏的脚步声,不,准确来说是一双3厘米高的高跟鞋触及地面发出的清脆有力的声音在楼道里愈来愈响,苏糖无奈地望着天花板,长叹一口气,唉,今天又要与数学作斗争了,我苦命的脑细胞啊……

  正想在数学老师的唾沫星子里发呆时,耳边却突然响起不符合老师性格反常的声音,苏糖吓得一个激灵便坐了起来,目瞪口呆地望着老班脸上放大版的夸张式笑容,鸡皮疙瘩顿时掉了一地。她又疑惑着,往老师指的方向看过去。

  一张面容姣好的脸庞出现在她眼前,那样熟悉,那样真实,苏糖愣住了,记忆的大门顿时开启,而那记忆如泉水般涌出……

  【二】

  那年,正逢夏季。

  苏糖只有8岁,而她也只8岁。

  两个同龄的女孩子在巷口相逢,也就是在短短的一个暑假里,原本不熟悉的她们迅速结成了好朋友,做任何事都形影不离。两个小人儿的欢笑总在巷口回荡。

  只是,命运女神给她们开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玩笑——

  盛夏的那一天午后,炎炎烈日下,两个孩子在路上嬉笑着,打闹着,同样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一个活泼灵动,像一只上下翻飞的白蝴蝶;一个则清雅秀丽,如一个轻盈起舞的白精灵。两种不同的韵味,交织在一起,却如此和谐。

  突然,跑着跑着,前面一辆大卡车以飞快的速度向她们径直开来。苏糖连惊叫和哭喊都没了,怔怔地望着前方飞驰而来的卡车,大脑一片空白。

  距离拉得越来越近,她听不见旁边大人的焦急呼喊,也感受不到前方车子散发的热气,只是愣在原地,看着卡车向自己冲来,50米,30米,10米,5米……千钧一发之际,眼前闪过一个人影,接着——

  “快跑!小心!”耳边传来最熟悉的声音,然后被狠狠地推在地上。

  “砰!”

  苏糖缓缓张开眼,只见所有人都朝着马路中央跑去,哭喊声惊天动地,她有些迷茫,又四处寻找她的身影;不见了!小小的身影下意识地往中央走去,脚步有些趔趄,慌张地拨开人群,直到苏糖看见她静静地躺在地上,那么安详,安详得让人误以为她只是睡去了,一时不肯醒来罢了……苏糖张了张嘴,却发现道一声“再见”如此难开口,却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苏糖不曾忘记,也不会忘记,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风璃。

  【三】

  记忆中的容颜这时与眼前吻合,苏糖甚至未发觉风璃已走到她面前。

  苏糖微愣,随即,干涩的嘴唇吐出了几个不连贯的音节:“阿…阿璃…”不完整的一句话带着不确认的语气。

  “是阿糖哦,好久不见呢。”她轻启朱唇,嫣然一笑。一句话,却足以让苏糖瞬时泪如雨下。

  她不顾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一把抱住了风璃,又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却隔了那么多年:“阿璃,我好想你……”声音中透着哽咽,心中的痛与苦,积攒了许多年的愧疚,这时,全部涌了出来。

  泪,流进嘴里,是咸的……

  【四】

  好友重归,苏糖虽激动和兴奋,但对于一个死的人重生还抱有怀疑的态度。于是,苏糖约风璃周日在咖啡店重聚。

  周末很快就到了,苏糖又紧张又疑惑,望着手上的手表,秒针一格一格地接近10:00,“滴答滴答……”,电子屏中的数字也飞快逼近,

  “滴!”

  清脆的报时声从耳边传来,她猛得一抬头,正对上那笑语盈盈的风璃。

  依旧是往日的笑颜,可童稚已退,多了一份成熟与娇媚;依旧是往日的模样,可天真已尽,多了一份曼妙与美丽;依旧是往日的相聚,可背景已变,苏糖觉得,心中有一块东西,已经悄然改变。

  “是她,变了吗……”

  苏糖轻啜了一口咖啡,眉头微皱,喃喃自语道。

  【五】

  苏糖待风璃坐下,望着有一丝陌生的俏脸,正想开门见山,把话题挑明,可看着她那双深邃的眼睛,竟一时开不了口,只好与风璃东拉西扯:

  “阿璃,今天天气好好喔!”

  “是么,外面正下雨呢。”她微微一笑,细品了一口咖啡,好笑地望着苏糖。

  转头望着窗外,苏糖看见外面正下着毛毛细雨,顿时汗颜,可那个问题始终憋在心里,说不出来,无奈只好换个话题:

  “呃,是吗?那个,刚刚的阳光明媚着呢……”

  风璃缓缓地搅了搅咖啡杯中的勺子,更是无奈地笑了笑,眼底中那一种宠溺的关爱似从前一样:“阿糖,别说了,雨从很早就开始下了呢。你心中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心底的谎,已被揭穿,苏糖干笑了几声,终于鼓起勇气,一字一顿地说出那个心底的疑问:“阿璃,当年的你,当年的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风璃平静的脸上出现了一条裂纹,笑容不再淡然,原本完美的弧度稍显僵硬,褐色的眼珠也不再波澜不惊:“这件事……”

  “你,不是出车祸了吗?”又是一个疑问抛了过去。苏糖望着风璃,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而那急切的眼神,却使得风璃神色更加黯淡。

  【六】

  终于,风璃再也无法掩饰下去,上扬的嘴角耷拉了下去,一抹苦笑后,是令人震惊的事实:

  “当年,我出了车祸,虽已大量出血,当脑细胞仍为死亡,于是我的父母竭力央求主治医生冰冻我所有可以活动的脑细胞……”

  “那,你的身体——”苏糖不可置信地望着风璃,一脸诧异。

  “这是科学家根据我父母脑中与我的照片中的模样,经过硅胶等各种易制皮肤的材料制成了我,顺便将我身上的缺点全部消除了,才造就了我这样完美的模样。”

  果然,一张堪称黄金分割的脸,嘴角上扬的弧度总是22.5゜,曼妙的身姿,白如羊脂的皮肤,几乎是十全十美。

  “阿糖,对不起,这个事实……其实,我不想欺骗你的,只是因为某种原因…”风璃有些愧疚,低下了头,柔顺的黑发丝丝缕缕地垂到她细长的脖颈里。

  可耳边却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精巧的瓷杯四分五裂,醇香的咖啡洒了一地,风璃诧异地抬头,却看见苏糖目光涣散地望着地上的碎片:“是么,你…还是风璃吗?”风璃刚想回答,苏糖一个激灵抬起头喊道,“不,你不是她! 你以为你还是从前的你吗?你以为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不!你的心变了,你已经不是你了,我们……不可能了,对不起,再见!”苏糖摇了摇头,连连向后退,用手背胡乱地抹了几下泪水,飞快向门口跑去。

  风璃想追,却发觉自己竟没有力气上前迈出那一步;想叫住她离去的脚步,可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

  此时的风璃,就像当年站在人群中的苏糖一样。

  望着苏糖仓皇而逃的身影,风璃第一次感到这么无力。

  她静静地握着微凉的咖啡杯,变得迷茫,我,已经不是我?……无法理解这句话,只是懂得,人走茶尽凉。

  那一刹那,此生所有的疲倦都涌上心头,真的好累……

  【七】

  阿璃,再见…

  或是,再也不见。

精彩图片

0
广告业务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吐鲁番零距离

中共吐鲁番市委宣传部主管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丝绸之路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0 www.tlf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13003911号
E-mail:tlfwnet@sina.cn  电话/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