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用户 |  帐号: 密码: 网上投稿 | 广告合作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学 | 艺术 | 读书 | 历史文物 | 丝路文化 | 文化专题
当前位置:丝绸之路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说 > 内容阅读
岁月说“谎”了
2017年01月10日 作者:王艺馨 编辑:郭欣 来源:散文吧

  付一枝镜花,收一轮水月,飞舞在一帘幽梦中,当梦醒时分,跌落在雨中,发现,岁月,说“谎”了。夜色中的雨丝,穿透灵魂的寂寞,隔岸,把幽幽真情托风,送到你胸前。昨夜一场细雨,叩开寂静的心扉,像一朵盛开在雨中的玫瑰,欲滴艳丽,恰似你明媚的笑容。今夜雨声又坠落天边,步履婀娜轻盈,如温暖盛开的微笑,来到我的怀间。拂衣轻叹,翩迁,空灵的夜色,远方落在我心田。

  一份纤尘不染的友情,在银色的雨中,愈加显得纯洁,出脱超然、

  认识你,是在那个图书馆。穿着白色衬衫的你走进大门,随手挑了一本书来到我身旁“同学,为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声音温暖如春风,轻而清,我微微一笑“可以!”。你轻轻推开椅子,坐落在我对面,一双清俊的眼睛随着书页的翻动快速浏览着。突然,你开口说话了:“同学,你是哪个学校的?”“英溪。”“这么巧!我也是英溪的!”“哦,是吗?我读五年级,你……”“我读六年级,那我是不是应该叫你学妹了?”“呵呵。”我笑了笑,看着你的眼睛,那双清澈而又深邃的大眼睛,不禁有些失落:他,曾经也有这双眼睛。

  几句话,让你我成了好朋友。

  后来,我真的在学校里见过你,你和另外几个大男孩并排走在一起,看见我,只是在其他人不注意时对我笑了笑。那一瞬间,我竟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我好像看见了他的影子。

  再次遇见你,还是在图书馆,你在人群中看见了我,朝我挥挥手,向我快步走来。“同学,你每个星期天都来这儿吗?”“嗯。”“太好了,我也是。哎,对了,我叫叶瞬,你呢?”不语。你有些尴尬地坐下来,但很快又被你强烈的好奇心镇住了,我仿佛也被你阳光般温暖的笑容融化了,和你谈了许多事,美食、旅游、学习,还谈到了——他。

  你仿佛看出了我的些许失落,脸上却仍带着笑:“所以,你和他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你很多年没见过他了?”我苦笑了一下,都已分别,还谈得上什么“最好最好”呢?这时,你仿佛下定决心般用坚定的眼神望着我,说:“如果我是他,你会信吗?”我诧异地看着他,眼睛和声音的确有些像,可名字……他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答到:“我母亲嫁给了别人,所以我也改了名改了姓……哎,你怎么了?”“没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这么多年了,我忘了。”你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我却没理会这些细节,仍为找到了他而高兴。“我叫王艺馨,前年刚改的名。”你笑起来,洁白的牙齿露了出来,像一颗颗白珍珠,举手投足间竟真有些他的味道。

  那天,我路过你们班,看见你正埋头计算着奥数题,阳光照进来,打在你修长的脖颈和手指上,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忽然想起什么,仔细盯着你的手臂看了又看,却始终没发现那个朱砂色的十字形胎记。

  我开始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心中说了一万次不可能,却还是欺骗不了自己,回到家便把自己锁进房中大哭一场,最后也是破费买了个汉堡了事。

  星期天,我没有去图书馆。

  周三,我在操场上看见你,本能地想逃,不想却让你看见了我,你微笑着小跑过来,我却别过头去,你看着我,有些失落。过了好久,我才转过头来恨恨地问你是谁。你自制隐瞒不了了,低下头,像做错事的小孩子。

  看着你的神态,我不觉心软了,觉得自己需要换一个地方调节心态,却因为你的一句“对不起”走不动了,就这样,我们默默地和好了。

  并排走在操场上,你说你想考千外,还跟我说了你的许多远大理想、抱负,我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也许内心还是不愿原谅欺骗我的那个人吧,但我愿意相信,欺骗我的,是岁月。

精彩图片

0
广告业务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吐鲁番零距离

中共吐鲁番市委宣传部主管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丝绸之路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0 www.tlf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13003911号
E-mail:tlfwnet@sina.cn  电话/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