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用户 |  帐号: 密码: 网上投稿 | 广告合作
站内搜索:
  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学 | 艺术 | 读书 | 历史文物 | 丝路文化 | 文化专题
吐鲁番散记 踩着余晖想它曾经的辉煌
2016年05月11日 作者:鹰飞翔 编辑:tlfwsh111 来源:广州新快报

  从乌鲁木齐驱车前往吐鲁番的180多公里的路上,满目所及,到处是光秃秃的山,连绵不断广袤无垠的戈壁滩,偶尔在一些低洼地看到几棵小树也是毫无生气地耷拉着头。“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南山无雁飞”看来不是徒有虚传的。途中唯一的亮点是达坂城风力发电厂,据说是亚洲最大的风力发电厂,中国和丹麦合资建成的。家喻户晓的民歌《达坂城姑娘》,王骆宾就是在这里创作完成的。

  我们的第一站是坎儿井。坎儿井,波斯语,意为“暗渠”。在这年平均降水量只有16MM极其干旱的地方,水是非常宝贵的。

  坎儿井,堪称是中国第三大建筑,与长城、大运河相齐名。可惜长城除了观赏价值外已无太多的实用价值,只有大运河和坎儿井,现实和历史相并举,造福万代,功在千秋,是一项不朽的水利工程。

  坎儿井,由竖井、暗渠、明渠、涝坝四部分组成。来自天山的水遇到火焰山的阻挡,无法流到吐鲁番的城里,只有部分沿着火焰山的沟壑流到吐鲁番盆地的地表层,需要间隔一定距离打一口竖井,井深约六、七米,但所有竖井的井底是相通的,也就形成了暗渠,渠宽约六七十厘米,汩汩细水就沿着暗渠引至地面,再顺着明渠流入农田或涝坝,保障百姓的生活用水、灌溉用水。

  第二站是高昌故城。从坎儿井到高昌故城约40KM,路上遇到刮风,到处是飞沙弥漫,我们这伙南方人和沙尘暴有了一次零接触,也才能真正体验到生活在沙漠边缘的环境艰苦。到了故城,风基本停了,故城也就一览无遗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故城始建于公元前1世纪,即汉武帝时代,占地约220万平方米(折合3300亩),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东西文化交流的交汇点,元朝时毁于战火,现在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任人凭吊。整个故城由外城、内城、宫城组成,内城、宫城保存较好,依稀可见当年的庙宇、殿堂、王宫,据传当年的唐玄藏还在这里给高昌王讲过经呢。从外城到内城、宫城,需坐一种专用的交通工具,当地人美其名曰“驴迪拉克”。“驴迪拉克”,其实上就是驴车,单程耗时约20分钟。烈日烘烤下的沙漠,地表温度可达70~80℃。徒步行走的话,不但灸热难耐,也极易烫伤脚的。至于用驴不用骆驼,自然有它的奥妙之处:驴比骆驼跑得快,也比骆驼拉得多,经济效益明显吧。

  我们只能从残缺的城墙中想像它当年曾经的辉煌以及那深厚的文化底蕴,不过和掩没在沙漠中的庞贝古城、楼兰古城相比,它应该要幸运得多了。

  从高昌故城到葡萄沟的路上,我们要经过那闻名遐迩的火焰山。因为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唐僧、牛魔王、铁扇公主的故事,更使火焰山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火焰山连绵不断约有100KM长,高500米左右,山上是寸草不生鸟飞绝,沟沟壑壑纵横交错,那一座座的山头犹如一簇簇跳动的火焰。远处是终年积雪的天山,近处是灸热的火焰山,冷热两极,蔚然状观。

  我们的最后一站是葡萄沟。沟外烈日炎炎,沟内却是另一番景色,溪流环绕,草木吐绿滴翠。幽深的长廊中,凉风习习,令人心旷神怡。头顶上,绿蔓缠绕的铁架上挂满了晶莹剔透珍珠玛瑙般的葡萄;脚底下,铺的是花岗岩石材——鄯善红。优美的旋律缠绕着葡萄的红藤绿叶,裹着淡淡的果香,袭着浓浓的绿色,揉几缕薄薄的阳光,从那绿蔓中徐徐飘下,真是让人流连忘返,仿佛置身世外桃源,那尘世中的纷争与浮躁顿时烟消云散灰飞烟灭,陡然间平添几分慵懒几分缱绻。

  葡萄沟是神奇火焰山中的一块河谷地,呈南北走向,全长八公里,最宽处达两公里。八月中旬,正是葡萄熟的时候。且不说架上的,长廊里也摆满了各种叫卖的鲜葡萄,葡萄干、杏干等。在这里,摆的、卖的、架上挂的、人们手里拎的、往嘴里塞的,统统都是葡萄。进得沟里,一块花刚岩上“葡萄沟”三个红字遒劲有力。山崖岩缝里,有汩汩泉水涌出,那就是神奇的千泪泉。岩下还有鱼塘,亦是清澈见底,鱼儿怡然其间。这个季节的鲜葡萄是一公斤3元,最有名的当数无核白,果肉质脆,甜而多汁。除此之外的品种还有马奶子、喀什喀尔、白加干、红黑葡萄、玫瑰香、索索葡萄。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的葡萄,绿枝垂蔓的葡萄藤,掩映在绿阴中的农舍、葡萄凉房,构成了一道极其精妙绝伦亮丽的风景线。

  导游带我们到维吾尔族家访。大家围坐一圈,主人热情地给我们端上鲜葡萄、西瓜。一圈中间,两位维吾尔姑娘跳着麦西来甫,唱着《十二木卡姆》。她们的舞姿娴熟、轻盈、飘逸,手臂与腰肢舒展得妙曼而富于变化。一男子也加入进来,与姑娘对舞,小伙子的舞姿截然相反,奔放矫健,摇肩扭头,滑稽中带有这个民族浓厚的特色。维吾尔人天生善舞,似乎与舞蹈有一种本能的亲近感。

  看着他们舞得那么忘我、投入,联想到汉文化中僵硬的成分,太多的规矩、介蒂、矜持、压抑、拘谨,除了觥筹交错,似乎再难找出表达精神化的更好方式。在新疆,小伙子弹琴,姑娘歌唱,载歌载舞,一切是那么自然、随意和尽兴,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们真是羡慕不已。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的歌曲依然回荡在耳旁,我们踩着落暮余晖,恋恋地离开了葡萄沟。

精彩图片

0
广告业务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吐鲁番零距离

中共吐鲁番市委宣传部主管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丝绸之路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0 www.tlf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13003911号
E-mail:tlfwnet@sina.cn  电话/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